您的位置:首页 >营销 >

有些钱该花就得花!

人物:周女士

地址:江苏 无锡

年龄:39

职业:行政主管

“叮铃铃,叮铃铃”6点20闹钟的响铃打破了清晨的宁静,还在迷糊的梦中的周女士被唤醒,一天的忙碌由此开始了。

已经年近40的周女士肩负这个年纪所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在家当好家庭主妇,在公司扮演职业女性。老公出长差,女儿开学,从上周起就启动了“女超人”模式,但是不管如何,她的生活品质和生活理念却不因忙碌发生改变,“目标是好的生活品质,但是过程必须精打细算。”周女士这么表述。

家庭收入不稳定 决定消费降级

因为疫情的关系,周女士全家休了一个超长假期。周女士公司是电商公司,因为物流停运的关系,一直到2月底才复工。周女士老公李先生从事国际贸易,当国内许多公司已经开始复工复产时,李先生的工作却受海外疫情蔓延的影响,还不能顺利开展,直到4月初,他接到了海外防疫物资的业务,就马不停蹄地跑单去了。

看似一切步入正轨,周女士和先生工作隐藏的不稳定因素正渐渐浮出水面。

“今年才过去4个月不到,不能准确判断收入的变化,毕竟海外贸易的变数很多,虽然现在有防疫物资的业务,但是还没有最终成单入账,还是未知。”作为家庭收入支柱的李先生今年业务的开盘不利,让周女士对今年的家庭收入隐约有着担心。

而周女士自身的工作甚至也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其是某电商公司的行政主管,该公司主要从事保健品销售,从去年开始业绩大幅下滑,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我们公司去年是亏损的,我们都没有年终奖。今年一季度的销售算是完了,保健品不是刚需,大家手头紧张的情况下,不会考虑购买保健品,而且我们公司的主要产品是黑枸杞,这波风潮已经过去了,现在在开发新产品,也开始做直播,不知道能不能改善销售业绩。”周女士已经感受到了疫情影响下市场的寒意,甚至她都做好了失业的准备,“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就有重新找工作的心理预期。”

周女士和先生的工作都有着不稳定因素,短期内还看不到向好的未来,因此她给出了一个相当肯定的回答:“消费降级。”

该花得花 文化旅游成品质生活刚需

虽然要消费降级,但是并不等于降低生活品质。“该花的钱还是得花,比如女儿的教育、家庭的旅游、必要的家电数码产品的添置。”在周女士的规划中,刚需已经跳脱了生活必须品,而是以文化旅游提高生活品质为主,这也是很多都市白领家庭的共同偏好。

“我最舍得在女儿和旅游身上花钱。”孩子的教育占了周女士一家三成的开销,课外辅导班、兴趣班这是一年必要的开销。

“每逢节假日周边城市旅游,寒暑假去远一点的地方。”自女儿幼儿园开始,这是周女士一家雷打不动的旅游计划,并且也是这么执行的。虽然今年疫情影响,限制了出行,但是周女士已经办好了本市动物园、大型游乐园的年卡,并且已经开始着手暑假的行程,“不能出国了,那就国内看看吧。”疫情缓解,周女士已经抑制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报复性旅游已经启动。

教育和旅游,在这个方面开销周女士没有任何犹豫,甚至看不到任何消费降级的迹象。“女儿的教育是必须,旅游是我们全家的爱好,这些都不能少。”周女士对此非常执着。

“公司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久了,总会有一些疲倦,旅行能让我在匆忙的生活中慢下脚步,去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孩子也需要去见识这个世界的伟大,而且在旅行中会收获更多家的乐趣,积淀我们三个人共同的回忆。”

那么周女士的消费降级在哪呢?其实她搁置了买房计划、缩减了自己的奢侈品和美妆用品,暂缓了电子家电等消费品,在家庭开支中,这些都是可以延后的开销。

穷则勤劳 买房买家电能缓则缓

周女士现有无锡新区自主房160平米,父母在附近小区也有两室两厅的房子,唯一遗憾的是公婆在外地,每次公婆来都和周女士一家同住。但是作为独立女性、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理念与老一辈有很多不同之处,周女士为此很苦恼:“不是不想和公婆一起住,但是同住一个屋檐下总会有各种不方便,大家都会有点不自在。”

于是,周女士想在周边小区再买套房子,和老人保持“一碗汤”的距离。这是她去年一直在考虑的事情,了解周边小区房价的行情,寻找合适的房源,本来计划今年要把买房定下来,但是现在她决定暂时不买房了。

“我的公积金很少,我老公是自己创业的更是没有公积金,所以只能商业贷款,现在的形势还是保守点,不想套牢在房子上,也不想因为房子降低生活质量。”

除了房子这个固定资产投入外,周女士对自己也是进行合理的开支缩减。“买买买”是周女士的爱好之一,去年双十一,周女士32个订单真是收件收到手软,美妆品、衣物包包等各种大牌都是周女士的偏好。贵妇品牌CPB、快乐富婆水海蓝之谜,周女士囤起货来一点都不手软,GUCCI、CHANEL都是周女士的心头好。

“现在不敢买了,一是带着口罩,美妆也用不到了,二是,包包这些锦上添花的现在觉得是可有可无了,还是得‘留有余粮’啊!”周女士感叹。

今年周女士唯一想添置的家电就是小洗衣机。周女士入住现在的房子已经有10年了,但家中的家电没有更新换代的需求,西门子的洗衣机冰箱、格力的空调、索尼的电视机,都是中高端产品。

出于健康生活的追求,周女士对洗衣机有点小的想法:“洗衣机用了十年,总觉得内桶会比较脏,我想买一台迷你洗衣机,专门洗内衣。”讲究生活品质的周女士正在电商平台上了解迷你洗衣机产品。

“本来我想换台洗衣机,双桶的,上波轮下滚筒,但是一看价格太贵了,换个思路,添台迷你洗衣机吧。”动辄上万的双桶分类洗衣机让周女士望而却步,转而将眼光投向小洗衣机。

但是周女士在网上了解了下,迷你洗衣机也并不便宜,高品质的产品2000元左右的价格她还是非常犹豫。她笑言:“‘穷则勤劳’,看不到物美价廉的还是手洗吧。”周女士在生活上的精打细算体现得淋漓尽致,看到迷你洗衣机的价格并不划算时,周女士用一句自嘲打消了冲动消费的念头。

笔者接着周女士的话说:“勤劳致富”,她笑到:“希望吧,现在勤劳能不能致富不知道,但是自己动手能减少我认为不必要的开支。”

在访谈结束时,周女士又感叹:“女儿的眼睛要去复查,如果近视加深,就要买OK镜了,又是一笔上万元的支出。”虽然这是金额不小,但是对于女儿的投入周女士不打折扣。

在周女士的心中有个明确的开支排序表:女儿教育、旅游,即使消费降级,这些都不能降低标准,而固定资产的投入、奢侈品开销、家电消费排序就靠后了,按照必要程度消减不一。即讲究生活品质,又精打细算,她的品质不因物质的增加或减少而改变,而在于内心的富有。

工作还算稳定、家庭收入尚可,类似周女士的这一阶层是市场主要消费群体,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消费理念和生活追求,但是在疫情这一突发因素对家庭收入造成影响还未能判定时,他们开始有选择地消减开支。周女士的选择是搁置买房计划,暂缓新家电添置,相信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影响着短期家电市场消费力的爆发。亦或者还有一些消费者在削减其他方面的开支,捂紧口袋、留有余粮,他们在日常消费、开销规划时更加谨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