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情 >

买、洗、烧!消费狂人“马大嫂”迫于生计的日子

注:在沪语和吴方言区,“马大嫂”就是买、洗、烧的谐音,特指那些大包大揽做家务的家庭主妇们,颇有点戏谑、自嘲的意思。

人物:苗婧

地址:江苏苏州

年龄:28

职业:法律工作者

如今活跃在购买战线一线的、我们的这位主人公,其既不老,只有约摸二十八九,也不姓马。纤瘦娇小的苗婧,身边人都习惯唤她一声小苗姐。

不过一场疫情,让原本全靠父母,吃喝不愁,花呗玩得飞起的小苗姐,不仅走入了精打细算的收入下行通道,还得“被迫”摇身一变,变成了标准意义上的“马大嫂”。各种以前没有过的消费行为和生活习惯,都被强加在她的日常清单里。——嗯,日子和角色变得,就是这么玄幻。

半夜抢菜,激情屯菜

那阵子,每天0点一过,闹钟准时响起。

我们的“马大嫂”苗婧迅速翻看一圈买菜APP、翻一遍5、6个加了的团购买菜群,搜寻划算的蔬菜果瓜,碰运气找找不贵的鸡胸肉或巴沙鱼。大概到了7点,开始忙活做早饭,顺带抓紧炒个素菜,结合昨晚做的荤菜,一起装包,给老公做午餐便当。

以前苗婧小两口从来没在家吃早饭的习惯,都是饿着肚子开车到各自单位才解决,老公有各种单位附近的早餐店,自己则有单位食堂。

早餐选择也多如牛毛:豆腐汤、笃烂面、银丝面、酸菜饼、麻团、豆浆和油条……现在的早餐则比较固定,牛奶、面包、荷包蛋,中间往往夹着跟煎熟的香肠或培根,油都免了。条件好的话,还能搞几片生菜装饰一下。

002_副本

“自己做,怎么省事怎么来,当然还得健康。”在早餐铺子和食堂全部歇业的情况下,疫情期间,为了既不饿死自己,也为了给老公减肥,苗婧开始自己选择菜谱。但疫情最严重那会儿,小区外出管控最严,好些菜需要抢。

100份成团,每份50元,里面带5份面1袋面包,发在群里不到5分钟就凑齐了。小区封闭后,苗婧每天的生活从“买菜”开始,群里有人转发了武汉人的总结——“为了避免弹尽粮绝,武汉人作出了行动:睁眼——看团购信息——起床——看团购信息——洗漱——接龙——过早(吃早饭)——接龙——做卫生——接龙——做饭——看接龙中了没有——付款——做晚饭——加团购群——看新的团购信息——拼手速抢团购——秒盒马秒京东——没秒到发朋友圈——继续求团购群——看团购信息——报计划——睡觉……”

图:抢菜群里每天晚上都挺热闹,现在依旧如此

苗婧第一个加的买菜群叫“好集乐提货点”,进去的时候是第26个,不一会儿就300人了——刚开始,她没经验,渠道也少。买菜的小程序刚发进群里,点进去就没了,“以为是网速和手速不行,就蹲在路由器底下抢”。第一次抢到老父亲最爱吃的3斤长江鳊鱼时,很兴奋。“比双十一抢卷纸都刺激。”她说。

现在疫情基本过去了,可是在好集乐上买菜的“习惯”留下了。因为荤菜可以冷冻,冰箱已经塞满,所以为了健康饮食,苗婧就换着方子在买蔬菜。

以至于,每天回小区,经过超市门口自提点,老公都会下意识的说,“今天你又买了啥菜,好拿不?”到家后,猫主子一脸怨念,对着摊了一地的蔬菜闻来嗅去。可能,在食肉动物的它看来,这主人家支起菜摊,应该“濒临破产”了。

图:疫情让很多人回归了厨房,苗婧也学会了杀鸡宰鱼,激动之余让老公留图为证

这个家电不好用,那个电器也不好使

买了菜,自然要烧,自然还得洗。这才是论一个合格“马大嫂”的自我修养。然而,激情消费后,在厨房里的这些日子,让苗婧发现了很多以前难以察觉的不便。回想起来,一个大写的“囧”字。

上文提及的鲜鱼,后来一条给了父母,一条留给自己,放在洗脸盆里养着,苗婧想着毕竟疫情期间没啥运动量,自己和老公已经一个月胖了5-8斤,吃点鱼肉总比猪肉来得健康,似乎还便宜些。结果鱼回来没撑过2小时就“去世”了。好在食材没浪费,放锅里蒸了一下,最后老公和猫主子都很满意。

不满意的是:冰箱下面冷冻层的冰给堵住了,抽屉门拉不出来。苗婧有点慌,“以前冻得东西不多还不觉得,现在发现结霜结冰多了,塞不下不说,门还关不上了。‘真’上下双开门。”

疫情期间不能找到上门的维修工,新买的食物等不了,总得塞。苗婧只能和老公两人在家自己修理,先把家里的燃气全部都关了,冰箱的电源也拔了。愣是等了几个小时,冰也没化开。苗婧想拿电吹风吹,被老公制止了,“触电咋办,上热水袋敷吧。”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老公拿着螺丝刀在敲冰,苗婧则在下面用脸盆接着,折腾了一下午,总算把冰箱碎冰全掏干净了,空间感显得一下子大了很多。

微信图片_20200423101757

图:苗婧朋友圈晒出了清理冰箱后的成果,尴尬之余有着些得意

苗婧开始怂恿老公,用了6-7年的冰箱回头可以考虑换一个,最好是双开门,除霜功能更先进的。“如果能带个自动制冰机就够妙了,端着盒子装水冻成冰块看着就不卫生。”老公直挠头:要不,等换大房子吧。

经历过疫情宅在家的日子,苗婧其实想要换的不止一个冰箱,平时下了班就去爸妈家吃饭的两口子,现在开始尝试着减少外出,自己下厨。虽说老公总违心地夸苗婧烧的挺入味,但下厨房发现油烟机四面八方都跑烟,确实更不是个滋味。

“原来不觉得,现在发现怎么这么不经用。”老化跑烟的油烟机,开启后嘎吱作响的挡烟板,让烹饪的愉悦感瞬间降了八度。苗婧老公也有不乐意的地方,比如洗碗的重担全落在自己头上,不禁感叹,当初还是应该留个空间搞台水槽洗碗机的。

图:厨房改造第一步,也是生活品质第一步,苗婧淘汰了微波炉换上了新款的微蒸烤一体机1

图:有了新厨电加持,苗婧开始乐于下厨,蛏子、蒸饺在疫情期间也能见于餐桌

也不是没有置换,宅在家开始研究烘焙的苗婧每天看吃播津津有味,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索性花了存着的钱买了台美的微蒸烤一体机,来了个一步到位。把家中用了四年不到同品牌微波炉让老公端着送给了公公婆婆,节约的婆婆好说歹说,才顺带着替换了自家旧的不能再旧的格兰仕。至此,一条电器淘汰链才算功德圆满。

电饭煲也走上了这条淘汰链,不过有点逆潮流:自从苗婧发现两人在家吃不了那么多米饭,也用不上那些慢炖、煲汤复杂的功能后(毕竟新买的微蒸烤一体都能办到),苗婧直接选择“消费降级”入手了百来元的小米,小巧精致,一次只能做3-4碗饭,反倒是把当初花了高价买的电饭煲,走上了继续孝敬公婆的道路。

对外全副武装,对内三个拖把

到2月底,苗婧的宅生活告一段落。因为接到单位通知,得去社区、交通卡口做志愿者。当口罩、简易防护服上身后,看到全副武装给来往车辆量体温的自己,苗婧自己也笑了。

“害,真丑……”转念一想,随即又补充道,“想想算了,保命要紧。”

这种观念也不自觉带到了生活中,口罩最紧缺那会儿,每天她都盯着各大药房放名额出来,网上订了高价口罩,在安心等收货的过程中被强制退款了,产品也随之下架,最后辗转联系到了老同学,给自己寄了3盒。直到去当志愿者,能一天领2个口罩,苗婧才瞬间觉得值了。

图:从左至右依次是德尔玛喷水拖把、BOBOT蒸汽拖把以及小狗吸尘器

口罩是这么屯的,清洁电器也是。因为家中的清洁需求从整洁卫生升级成消菌杀毒。所以之前一个吸尘器搞定的家务,现在还得备个湿拖拖把,最后还买上了蒸汽拖把。

“家里走动多了,加上有猫各种掉毛,吸尘器只能做到第一步,吸掉浮尘;后面很多细碎顽固的就要用湿拖,杀菌消毒,就最好再用蒸汽拖把高温巩固一下。”当然,理由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健康——家居环境的健康。

老公负责吸尘,苗婧负责后两道工序,三遍下来,时间过去了,运动量增加了不少,猫毛少了不少,但心也踏实了不少。猫和人都很舒服的状态就是最好的生活状态。

图:苗婧宅家劳动之余,最爱和猫待在一起,她觉得午后一觉醒来猫在身边真实又安心

现在,看着每天国外水深火热的数据,国内的恐慌期已经悄然褪去,苗婧已经习惯每天抱着手机,不经意的买点蔬菜,给老公做着第二天的午饭。厨房依旧有些逼仄,油烟有点儿呛鼻,但苗婧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实现家电有条件更换,家居无条件清洁,被迫“马大嫂”角色上身,精打细算的背后实则有着些迫于生计的妥协。

一场疫情,似乎改变了苗婧的人生观,她觉得,健健康康活着比啥都实际。法院工作出身的她甚至引用起司法课偶像罗翔的名言来给种种行为下了定论。“法律意义上的生命是经验,不是逻辑。”

说完,看着三个拖把和一地的蔬菜,她和老公相视一笑。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