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疫情让实体零售店处境雪上加霜 亚马逊加速崛起壮大

4月2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亚马逊几乎就已经主导了零售市场。随着这场健康危机的蔓延,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它会在此过程中变得更加强大。

自从3月份以来,亚马逊股价节节攀升

在“就地避难”禁令下,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开始转向亚马逊等在线市场订购卫生纸、食品、洗手液和感冒药等急需的必需品。消费者正在依赖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等在线食品杂货送货服务,而不是社区超市,这导致需求意外上升的情况下,出现了一连串的延误和缺货通知。自3月份以来,亚马逊已经雇佣了10万多名新的仓库和送货工人,以帮助应对激增的订单,并计划再招募7.5万名工人。

前所未有的需求将亚马逊的股价推向新高。该股在4月16日创下历史新高,今年迄今涨幅超过28%,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1%。近几个月来,随着消费者在停摆期间开始更加依赖亚马逊的服务,投资者蜂拥至亚马逊、Netflix以及Zoom等支持人们在家工作和生活的公司股票。

亚马逊的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光明,但它的崛起是在零售业和更广泛的经济出现令人担忧的金融动荡背景下发生的。仍然在营业的实体店面临着客流量消失的困局,而美国各地的其他零售商已经关闭了门店,并解雇了数千名员工。规模较小或不必要的企业也已经关门,并希望自己能够维持足够长的时间重新开业。

消费者支出迅速下滑,3月零售销售下滑了8.7%。许多购物者限制自己只进行必要的购买,而其他人通常对所有购买都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在过去四周申请失业救济金的2200万美国人中。关门的零售商继续在网上销售,但并没有像亚马逊经历的那样转化为销售额的激增。电子商务营销和咨询公司CommerceNext对近100家数字零售商进行的调查发现,64.5%的企业报告称,危机期间电子商务活动下降。

总而言之,零售业的困境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当疫情平息后,竞争格局将变成什么样子?除了沃尔玛、塔吉特(Target)和好市多(Costco)等,还会有其他公司敢与亚马逊竞争吗?

eMarketer的首席分析师安德鲁·利普斯曼(Andrew Lipsman)表示,销售服装和家具以外商品的大型零售商(这两个类别受到的打击最大)可能会经受住经济低迷的影响,以及许多在疫情爆发前表现良好、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利普斯曼说,这场疫情不仅没有推倒整个零售市场,反而更有可能加速Sears、J.C.Penney、梅西百货和Kohls等“乏味的零售中间市场”的衰落。

百货公司作为消费者“一站式商店”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他们在疫情后反弹的机会变得更加渺茫,这引发了破产的担忧,以及现金紧缩。Cowen分析师估计,美国百货商店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在延长门店关闭的情况下可维持大约五到八个月。利普斯曼说:“这些企业真正需要做的很多事情是,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能够将部分利润用于投资,使它们的业务更具相关性。但他们现在将无法进行这些投资。”

赢家和输家

与此同时,亚马逊无疑从迫使其他零售商关闭业务的新型冠状病毒封锁中受益。亚马逊已经是美国第二大私营雇主,已经提出雇佣许多因危机而失业的零售业工人。在本周发布的致股东的信中,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表示,该公司已经从其他行业引入了失业工人,包括机械师和幼儿园教师等。

与此同时,亚马逊现有员工面临越来越多的劳工担忧。在全美各地,仓库和送货工人团体、Prime Now购物者和全食超市(Whole Foods)员工声称,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公司在保护他们方面做得不够。他们对亚马逊令人精疲力竭的工作条件的许多抱怨,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就开始了。

亚马逊发言人凯特·斯卡帕(Kate Scarpa)对此表示,该公司是在危机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众多公司之一,“同时确保员工有个安全的工作环境”。亚马逊此前曾表示,它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来保障工人的安全,包括增加其设施的深度清洁消毒,为工人提供防护装备,以及建立体温检测制度等。

斯卡帕补充说:“我们正在对我们的物流、运输、供应链、采购和其他流程进行定期、关键的更新,以确保我们能够为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至关重要的服务,特别是那些最脆弱的人,比如老年人。我们知道人们都在依赖我们。”

亚马逊数以百万计的第三方卖家中有许多人表示,他们对该公司上个月决定优先考虑家居用品和医疗用品等必需品感到愤怒,因为他们声称这让现有的供应链问题变得更糟。有些卖家被迫大幅削减成本,而另一些卖家则让员工休假或裁员。虽然这一决定可能帮助了那些寻找卫生纸和消毒湿巾等必需品的消费者,但它也可能让许多依赖亚马逊履约来接触消费者的卖家损失惨重。

第三方商家仍然可以在亚马逊上销售非必需品,但他们不能使用亚马逊配送服务(FBA)发货,FBA是为必需品预留的。这项服务允许卖家将他们的产品发货到亚马逊的仓库,该公司在那里储存库存并将订单发货给客户,以换取亚马逊从每笔销售中提取佣金。

本地自力更生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联席主任斯泰西·米切尔(Stacy Mitchell)表示:“这一决定只会进一步暴露出一家公司对消费品市场拥有如此大权力所带来的问题。亚马逊做出的决定实际上属于监管决定,他们可以挑选赢家和输家,以及哪些商品可以到达顾客手中,哪些商品不能到达顾客手中。”

亚马逊驳斥了有关其在零售业拥有超大权力的描述,称其在全球零售市场上展开竞争,竞争对手包括在线零售商和实体零售商。该公司补充说,它在全球零售业的份额不到1%,在美国零售业所占份额不到4%。

目前还不清楚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是否会对美国人的购物习惯产生持久的影响。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5%的美国人曾在网上订购过食品杂货,其中60%的人使用亚马逊的一项服务。亚马逊可能已经从这一新的趋势中找到了回头客,但一旦疫情结束,他们也可能回到当地商店囤积食品储藏室。

相反,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可能最终会成为消费者的一个受教育的时刻,他们发现自己在购买食品杂货、纸巾或口罩时几乎没有零售商可供选择。目前很难保证亚马逊产品的当日达和次日达递送服务,这可能会使亚马逊在疫情前相对于竞争对手在线零售商的某些光彩黯然失色。

米切尔说:“我确实认为消费者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对一家公司的依赖可能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过去在垄断企业方面有很多经验,它们一开始是创新的、对消费者充满吸引力的公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最终会通过垄断从我们身上攫取更多利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